老谢家的“牛脾气”

来源:铁道建设报     2022年 7月 16日         版次:04     作者: □谢玉兰

    老谢家,一个普通的家庭。退役老兵爸爸和一个劳模妈妈,生了四个娃,取名珍、南、梅、兰,我是排行老小的兰。

    爸爸当年退伍后到刚组建的钢厂做了开荒牛。百业待兴,虽然爸爸没有多少文化,但工作很忙,他从基层做起,做到单位书记后退休。他的努力,我们没有看到,但一定很不简单。记得有一次,光顾忙着单位工作的他让我们姊妹几个自己做饭,结果年纪尚小的我们只顾玩,居然把饭煮糊了。爸爸回来后一脚把饭锅踢到门外去了,紧跟着还爆了一句粗口,那个威严劲,把我们吓得大气都不敢出……我现在才明白,这是恨铁不成钢啊。

    劳模妈妈更是个不沾家的工作狂。打小我们就只知道妈妈是戴着大红花到处开会的、俗称“老黄牛”的先进工作者,辅导作业、开家长会等管理我们几个小的,都是“二娘”(我们的大姐)替她完成的。世事无常,我才十五岁,妈妈就因病去世了,未能给妈妈尽孝,是我一生的遗憾。

    妈妈临终时,说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我们四个和她的妈妈。当爸爸拿出一叠汇款单后,我们才知道,外婆没有儿子,姨妈也远嫁外地,妈妈一直寄钱回去给外婆,承担赡养的义务。于是,我们几个小孩决定继续妈妈的遗愿——赡养外婆,之后的二十多年,我们给外婆的汇款从未间断。外婆去世前最后一次和我们见面时说:“你们寄回来的钱,多数都攒下来了,有几万吧,够我办理后事了。”我们听了,在伤感的同时,多少有了一些安慰:替妈妈尽孝,我们坚持下来了。这二十多年,哥哥默默地坚持每年回老家给妈妈扫墓、看望外婆,我们姐妹也会在时间合适的情况下参与。有一次我带儿子一同前往,他也深受感动,前往火车站的路上,他见到一个衣衫褴褛的老人乞讨,马上买了面包和水送到老人手里。那一刻,我感到很欣慰,瞬间觉得传承的力量是多么的强大。

    大姐不愧是老大,就是牛!几十年不变的身材,彰显出其严格自律的风格,靠自己的努力,飚得一口流利英语,在学校任教,赚来学生们的叫好一片,班级成绩总是名列前茅。她总是教导同学们要努力学习,争取优秀,要执牛耳,要拿冠军,要做最牛的班级,他们班的英语成绩,也始终在学校名列前茅。大姐又是一个时尚之人,从她那里总是能最早看到固定电话、子母机、BP机、小灵通、大哥大、模拟信号手机、数字信号手机、网络、智能手机以及拉风的时装。

    哥哥是家里唯一的男孩,但对家里的事情一般不拿主意,安安分分做一个普通工人。后来,经过一通“神一般的操作”,哥哥做了可能是他这辈子最正确的事情——娶了伶俐嫂子进门。嫂子不仅名叫伶俐,还真的聪明伶俐,我们确定她是来帮谢家拿主意的:老爸的证件在哪里,只有她才知道;哪个时候吃药、吃几粒,只有她才知道;客厅装不装空调、装多大,只有她才能定。在强势的嫂子面前,我们不敢出声,但是嫂子把家弄得井井有条却是有目共睹,不能不服。有了嫂子,家里的柴米油盐酱醋茶,转得挺顺溜的,“妻管严”哥哥的小日子,过得非常满足。

    二姐二十岁那年,在哥哥的朋友中,一个长相酷似刘德华的帅哥闯进了她心里,于是上演了言情剧里的精彩章节:二姐要结婚,爸爸不同意,两人互相不吭气,不说话,都像气鼓鼓的牛。这种情况僵持了挺久,突然有一天,二姐悄悄偷走家里的户口本,与小帅哥领了结婚证,我有了二姐夫。然而他们的女儿出生后没多久,俩人就离婚了,二姐只身出了家门。一年后,又遇到一个长得不怎么样的男生,相貌甜美的二姐再次陷入恋爱之中。一次卡拉OK晚会上,男生突然向二姐献唱一曲《只想一生跟你走》,瞬间感动了二姐,于是,我很快又有了第二个二姐夫。

    参加高考那年,我们家仍然挤在一个很小的房子里,面积非常小。准备冲刺高考时,我看书、做题弄得很晚,有一次睡上铺的二姐被我吵醒后模模糊糊睁开眼睛,问我怎么还不睡。我说:“老师说的,知识改变命运,我想多看会儿书,以后不用跟你争这个上下铺,我如果闯出去了,你就能一个人一间房了。”貌似听懂了的二姐,又甜甜地进入了梦乡。之后我真的金榜题名、梦想成真,现在已经从事上我喜欢的设计工作。

    生命就是一趟开往终点的单行列车,一路上让你遍尝酸甜苦辣,感受喜怒哀乐,微笑面对所有发生的一切,这就对了。没有多少文化的父母其实给我们起的名字寓意很好,暗含老谢家各人的品质:老大为“珍”,高贵而时尚,是大家学习、看齐的榜样;老二为“南”,寓男,男生文雅、稳重即好,娶妻互补后更佳;老三为“梅”,寓意不为困难所阻,关键时刻又敢于求变,有梅开二度的勇气;老四为“兰”,兰花开在哪里,哪里香气四溢,意指知识改变命运。

    如今,大姐、大哥、二姐和我都已经年过半百了,我们的孩子也已成家立业,大姐、二姐都已升级为外婆,有了“狗崽”和“牛崽”。二姐休息日会带带“牛崽”,她说:“这小子,说不睡就不睡,哭声如雷,说不吃就不吃,就不张嘴;不用说,就是老谢家的,脾气贼像!”

    老谢家点点滴滴,说来都是家常的烟火味,但是它既有粤菜的清淡原味,又有川菜的麻辣鲜香,还有湘菜的火辣劲爆,更有东北菜的筋道实诚,活脱脱就是一个《人世间》的现实版。

    以孝为先,不畏困难,始终坚持、昂然向前的老谢家,“牛脾气”正在精彩延续

    ……

  

老谢家的“牛脾气”

字数: 1989 2022年 7月 16日 文化长廊

    老谢家,一个普通的家庭。退役老兵爸爸和一个劳模妈妈,生了四个娃,取名珍、南、梅、兰,我是排行老小的兰。

    爸爸当年退伍后到刚组建的钢厂做了开荒牛。百业待兴,虽然爸爸没有多少文化,但工作很忙,他从基层做起,做到单位书记后退休。他的努力,我们没有看到,但一定很不简单。记得有一次,光顾忙着单位工作的他让我们姊妹几个自己做饭,结果年纪尚小的我们只顾玩,居然把饭煮糊了。爸爸回来后一脚把饭锅踢到门外去了,紧跟着还爆了一句粗口,那个威严劲,把我们吓得大气都不敢出……我现在才明白,这是恨铁不成钢啊。

    劳模妈妈更是个不沾家的工作狂。打小我们就只知道妈妈是戴着大红花到处开会的、俗称“老黄牛”的先进工作者,辅导作业、开家长会等管理我们几个小的,都是“二娘”(我们的大姐)替她完成的。世事无常,我才十五岁,妈妈就因病去世了,未能给妈妈尽孝,是我一生的遗憾。

    妈妈临终时,说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我们四个和她的妈妈。当爸爸拿出一叠汇款单后,我们才知道,外婆没有儿子,姨妈也远嫁外地,妈妈一直寄钱回去给外婆,承担赡养的义务。于是,我们几个小孩决定继续妈妈的遗愿——赡养外婆,之后的二十多年,我们给外婆的汇款从未间断。外婆去世前最后一次和我们见面时说:“你们寄回来的钱,多数都攒下来了,有几万吧,够我办理后事了。”我们听了,在伤感的同时,多少有了一些安慰:替妈妈尽孝,我们坚持下来了。这二十多年,哥哥默默地坚持每年回老家给妈妈扫墓、看望外婆,我们姐妹也会在时间合适的情况下参与。有一次我带儿子一同前往,他也深受感动,前往火车站的路上,他见到一个衣衫褴褛的老人乞讨,马上买了面包和水送到老人手里。那一刻,我感到很欣慰,瞬间觉得传承的力量是多么的强大。

    大姐不愧是老大,就是牛!几十年不变的身材,彰显出其严格自律的风格,靠自己的努力,飚得一口流利英语,在学校任教,赚来学生们的叫好一片,班级成绩总是名列前茅。她总是教导同学们要努力学习,争取优秀,要执牛耳,要拿冠军,要做最牛的班级,他们班的英语成绩,也始终在学校名列前茅。大姐又是一个时尚之人,从她那里总是能最早看到固定电话、子母机、BP机、小灵通、大哥大、模拟信号手机、数字信号手机、网络、智能手机以及拉风的时装。

    哥哥是家里唯一的男孩,但对家里的事情一般不拿主意,安安分分做一个普通工人。后来,经过一通“神一般的操作”,哥哥做了可能是他这辈子最正确的事情——娶了伶俐嫂子进门。嫂子不仅名叫伶俐,还真的聪明伶俐,我们确定她是来帮谢家拿主意的:老爸的证件在哪里,只有她才知道;哪个时候吃药、吃几粒,只有她才知道;客厅装不装空调、装多大,只有她才能定。在强势的嫂子面前,我们不敢出声,但是嫂子把家弄得井井有条却是有目共睹,不能不服。有了嫂子,家里的柴米油盐酱醋茶,转得挺顺溜的,“妻管严”哥哥的小日子,过得非常满足。

    二姐二十岁那年,在哥哥的朋友中,一个长相酷似刘德华的帅哥闯进了她心里,于是上演了言情剧里的精彩章节:二姐要结婚,爸爸不同意,两人互相不吭气,不说话,都像气鼓鼓的牛。这种情况僵持了挺久,突然有一天,二姐悄悄偷走家里的户口本,与小帅哥领了结婚证,我有了二姐夫。然而他们的女儿出生后没多久,俩人就离婚了,二姐只身出了家门。一年后,又遇到一个长得不怎么样的男生,相貌甜美的二姐再次陷入恋爱之中。一次卡拉OK晚会上,男生突然向二姐献唱一曲《只想一生跟你走》,瞬间感动了二姐,于是,我很快又有了第二个二姐夫。

    参加高考那年,我们家仍然挤在一个很小的房子里,面积非常小。准备冲刺高考时,我看书、做题弄得很晚,有一次睡上铺的二姐被我吵醒后模模糊糊睁开眼睛,问我怎么还不睡。我说:“老师说的,知识改变命运,我想多看会儿书,以后不用跟你争这个上下铺,我如果闯出去了,你就能一个人一间房了。”貌似听懂了的二姐,又甜甜地进入了梦乡。之后我真的金榜题名、梦想成真,现在已经从事上我喜欢的设计工作。

    生命就是一趟开往终点的单行列车,一路上让你遍尝酸甜苦辣,感受喜怒哀乐,微笑面对所有发生的一切,这就对了。没有多少文化的父母其实给我们起的名字寓意很好,暗含老谢家各人的品质:老大为“珍”,高贵而时尚,是大家学习、看齐的榜样;老二为“南”,寓男,男生文雅、稳重即好,娶妻互补后更佳;老三为“梅”,寓意不为困难所阻,关键时刻又敢于求变,有梅开二度的勇气;老四为“兰”,兰花开在哪里,哪里香气四溢,意指知识改变命运。

    如今,大姐、大哥、二姐和我都已经年过半百了,我们的孩子也已成家立业,大姐、二姐都已升级为外婆,有了“狗崽”和“牛崽”。二姐休息日会带带“牛崽”,她说:“这小子,说不睡就不睡,哭声如雷,说不吃就不吃,就不张嘴;不用说,就是老谢家的,脾气贼像!”

    老谢家点点滴滴,说来都是家常的烟火味,但是它既有粤菜的清淡原味,又有川菜的麻辣鲜香,还有湘菜的火辣劲爆,更有东北菜的筋道实诚,活脱脱就是一个《人世间》的现实版。

    以孝为先,不畏困难,始终坚持、昂然向前的老谢家,“牛脾气”正在精彩延续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