杀猪菜

来源:铁道建设报     2021年 1月 9日         版次:04     作者: □李景丰

    元旦节的上午,小白邀请我们几个要好的同事去他老家吃杀猪菜。小白的老家在重庆綦江,离项目部仅一个小时车程。接近中午饭的时候,我们就驱车前往了。

    沿三扶路直上,行至大垭村,就改走小道了。三拐六弯,翻过几座山丘,穿过几片莽林,就能望见一抹黑瓦,数缕炊烟,颇有“柳暗花明又一村”的意境。狗儿站在马路上,鸭子“嘎嘎嘎”的叫声在寂静的山里显得很清脆!

    这就是小白的老家。四十年前的老房子,四十年前的香樟树。几把竹椅中间放了一张方板凳,算是茶几,上面摆着芭蕉、瓜子、苹果等各种闲食。小白微笑着迎在门口,招呼我们先在竹椅上坐下,开玩笑说:“这些东西,除了苹果是从你们甘肃贩来的,其他都是我爹自己种的。”

    这个湾原本就稀稀落落的没几户人家,近些年由于条件改善,交通便利了,常住的人口越来越少。小白的母亲平时在街上照顾孙子上学,家里只剩下他爹一个人务农。老人家年轻时在北方当过六年兵,再加上山里的神仙老水养人,眼瞅着精神抖擞、容光满面,虽然已经七十来岁了,身体素质那叫一个棒。

    院坝前面展扬的两块稻田地,谷茬子灰楚楚地一排排杵在水中。老鸭子追逐着,一会儿游向这方,一会儿游向那方。院坝“屁股蛋”一般大,四围栽着茶花树,聚成一圈显得紧凑。只是时令未到,还不能赏到那“香飘十里”的山茶花。可光是看这整齐的修剪与苍翠的叶子,就足以想到老人家营务的精心。

    猪是在稻田边的一块石板上杀的,小白说有四百来斤。我们到的时候,杀猪饭已经快做好了。

    屋檐下的走廊上放着一盘石磨,还有一个用大青石加工成的蓄水缸。几个人洗了把手,就进屋准备开饭了。

    受各种条件限制,上个世纪农村的房子大多都是用土修建的,重庆山区的更是如此。土夯实起来的四面墙上,顶着一架瓦顶子,所以看起来远没有北方土坯房子的规整、端庄、富有对称和线条艺术感。但是这边的房子也有它的讲究之处,比如说室内加装了一层木隔层,既可以储物又可以住人,做到了空间有效利用的最大化。小白说:“只要不怕打挤,来多少人都装得下。”

    室内的陈设简单而不简陋。墙上挂着一家人四十年来的照片,屋子中间是一张八仙桌,四把长条凳。

    大家坐定,就开始上菜了。

    几分钟的功夫,满满匝匝一大桌。整个年猪,几部零件,换着花样做了二十来个菜。瓷碗装的,铁盘装的,绿色的藤藤菜,红色的毛血旺,掺和着几种野生的猴头菌和鸡头菌,鼻孔中钻进了阵阵异香。喝了两口透亮的包谷酒,河北籍的崔师傅喜不自胜,激动地唱出一段《沙家浜》:“垒起七星灶,铜壶煮三江。摆开八仙桌,招待十六方。”诙谐的腔调,惹得大家开怀朗笑。

    不胜酒力的我,有点醺醺然地听着他们海阔天空、历史今天地摆谈。热闹中,想起了我的老家,那个位于母亲河畔、白雪皑皑的麦积山下,具有七千多年悠久历史的羲皇故里——华夏第一县甘谷。

    我家也是要养年猪的,我家也做杀猪菜。只是“一方水土一方人”,做法不同罢了。我家的杀猪菜不是邀请一大帮人来家里吃,而是把做鲜美了的杀猪菜用汤罐提着送到亲戚伙朋、邻里街坊家去。

    “腊月八,年猪杀。”每逢年关,猪一杀,母亲就煮一大锅肉,炒一大锅菜,分匀了,让我们兄弟姊妹挨个给大伙送去,完了人家再装两个馍在罐子里面,算是回情。在我们那,家家如是,所以整个腊月谁家都能吃到平时想吃又吃不到的味道……

    吃罢杀猪菜,大家便相互致谢着告辞了。那松明子点灯,火塘边夜话;男人欢歌,女人漫舞的幅幅画面,却待梦中神往了……

  

杀猪菜

字数: 1342 2021年 1月 9日 综合

    元旦节的上午,小白邀请我们几个要好的同事去他老家吃杀猪菜。小白的老家在重庆綦江,离项目部仅一个小时车程。接近中午饭的时候,我们就驱车前往了。

    沿三扶路直上,行至大垭村,就改走小道了。三拐六弯,翻过几座山丘,穿过几片莽林,就能望见一抹黑瓦,数缕炊烟,颇有“柳暗花明又一村”的意境。狗儿站在马路上,鸭子“嘎嘎嘎”的叫声在寂静的山里显得很清脆!

    这就是小白的老家。四十年前的老房子,四十年前的香樟树。几把竹椅中间放了一张方板凳,算是茶几,上面摆着芭蕉、瓜子、苹果等各种闲食。小白微笑着迎在门口,招呼我们先在竹椅上坐下,开玩笑说:“这些东西,除了苹果是从你们甘肃贩来的,其他都是我爹自己种的。”

    这个湾原本就稀稀落落的没几户人家,近些年由于条件改善,交通便利了,常住的人口越来越少。小白的母亲平时在街上照顾孙子上学,家里只剩下他爹一个人务农。老人家年轻时在北方当过六年兵,再加上山里的神仙老水养人,眼瞅着精神抖擞、容光满面,虽然已经七十来岁了,身体素质那叫一个棒。

    院坝前面展扬的两块稻田地,谷茬子灰楚楚地一排排杵在水中。老鸭子追逐着,一会儿游向这方,一会儿游向那方。院坝“屁股蛋”一般大,四围栽着茶花树,聚成一圈显得紧凑。只是时令未到,还不能赏到那“香飘十里”的山茶花。可光是看这整齐的修剪与苍翠的叶子,就足以想到老人家营务的精心。

    猪是在稻田边的一块石板上杀的,小白说有四百来斤。我们到的时候,杀猪饭已经快做好了。

    屋檐下的走廊上放着一盘石磨,还有一个用大青石加工成的蓄水缸。几个人洗了把手,就进屋准备开饭了。

    受各种条件限制,上个世纪农村的房子大多都是用土修建的,重庆山区的更是如此。土夯实起来的四面墙上,顶着一架瓦顶子,所以看起来远没有北方土坯房子的规整、端庄、富有对称和线条艺术感。但是这边的房子也有它的讲究之处,比如说室内加装了一层木隔层,既可以储物又可以住人,做到了空间有效利用的最大化。小白说:“只要不怕打挤,来多少人都装得下。”

    室内的陈设简单而不简陋。墙上挂着一家人四十年来的照片,屋子中间是一张八仙桌,四把长条凳。

    大家坐定,就开始上菜了。

    几分钟的功夫,满满匝匝一大桌。整个年猪,几部零件,换着花样做了二十来个菜。瓷碗装的,铁盘装的,绿色的藤藤菜,红色的毛血旺,掺和着几种野生的猴头菌和鸡头菌,鼻孔中钻进了阵阵异香。喝了两口透亮的包谷酒,河北籍的崔师傅喜不自胜,激动地唱出一段《沙家浜》:“垒起七星灶,铜壶煮三江。摆开八仙桌,招待十六方。”诙谐的腔调,惹得大家开怀朗笑。

    不胜酒力的我,有点醺醺然地听着他们海阔天空、历史今天地摆谈。热闹中,想起了我的老家,那个位于母亲河畔、白雪皑皑的麦积山下,具有七千多年悠久历史的羲皇故里——华夏第一县甘谷。

    我家也是要养年猪的,我家也做杀猪菜。只是“一方水土一方人”,做法不同罢了。我家的杀猪菜不是邀请一大帮人来家里吃,而是把做鲜美了的杀猪菜用汤罐提着送到亲戚伙朋、邻里街坊家去。

    “腊月八,年猪杀。”每逢年关,猪一杀,母亲就煮一大锅肉,炒一大锅菜,分匀了,让我们兄弟姊妹挨个给大伙送去,完了人家再装两个馍在罐子里面,算是回情。在我们那,家家如是,所以整个腊月谁家都能吃到平时想吃又吃不到的味道……

    吃罢杀猪菜,大家便相互致谢着告辞了。那松明子点灯,火塘边夜话;男人欢歌,女人漫舞的幅幅画面,却待梦中神往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