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 恒 的 银 杏

来源:铁道建设报     2020年 11月 14日         版次:04     作者: ·徐 芳·

    银杏是美的化身和使者,它兼具了形象美、气质美、艺术美。它的美学价值提升了人们对它的向往和欣赏。在清明澄澈的秋,叶在阳光下胭红灿黄,落叶翩迁,一地黄毯,更胜春光,为城市深深浅浅刻上难以忘怀的印痕。身居闹市的它们,少了些庙宇古刹中的凝重,生命展现出更多的是年轻、天真、简单和活泼。但毋庸置疑,“公孙”尊贵的血统底气,始终让银杏在物候里鹤立鸡群,在城市中的观赏价值更为突出,更有特色,为城市带来空间序列和视觉序列。夏日,树冠投影面积可以高达几百平方米的它们,满足了人们对庇荫的渴望;秋深,在瑟瑟寒风中为城市带来一抹金黄,像披金挂甲大将军,为横平竖直的呆板增加一段夺目的色彩和人文魅力。打卡式的观瞻成就了许多金色的网红地段,人们去欢呼陶醉,流连忘返,拍得一张刻意的照片,在虚拟的社交媒体赛道上各展风姿。想那老祖宗一定是笑眯眯享受着当代人类自作多情的喜爱,稍事打量一番后继续打盹儿,让人类自我感动去吧。

    家中若有雄姿浓缩、高雅韵致的银杏盆景,该多么有别样的情趣。母亲没有园艺师的技能,只能粗糙地将它盘在细铁丝上,生命的灵秀感依然十足,家人心生欢喜。这棵小银杏,是她随手捡起的白果随意放在花盆里,用土浅浅埋上,谁也没有当真在意。一天母亲突然欢快地叫我“快来看、快来看”,我不知发生什么,赶紧跑向母亲。只见花盆里一个嫩绿的小生命破土而出,豆芽瓣大小的两片叶子上,若有若无的两叉分枝的小缺口已经清晰坚定地告诉观者:我是银杏属的银杏。小生命以她的倔强来到这个世界,要睁眼看看人间。母亲每早第一件事就是到阳台看望她从地上捡回家孕育出来的“孩子”,常常驻足于旁,用手轻轻托着叶子怜爱地左看右看端详半天,极像老祖母与一个小婴儿在对话。

    一夜的风与寒,凋零了小树上枝丫的生命。是的,任凭各种欢腾的聚,终究还是散,该落幕的一定会落幕。母亲在小银杏树边看着掉光叶子的枝丫久久呆立,若有所思。物随心转,境由心造。草木一秋,人生一世。草木秋后的新岁更加生机盎然。而人生每一个秋,都是进入单循环迈向归途。此时此刻,母亲以枯荷之躯,耄耋之年,她对桑榆暮景有更进一步的思考或者感慨,她一定想到了花落凋敝和生命轮回。

    在有来必有去的人生法则面前,任何人的紧张、无措和焦虑都是徒劳的,“木不怨落于秋天”,该来的只是时间长短而已,只当是寻常就好。人类可以主动选择繁衍生命的时机,却无法阻挡生命终止的来临,能做的是:改变能够改变的;承受无法改变的。虽然“人生代代无穷已”,但“朝如青丝暮成雪”,在生命的接力赛中,都只有几十年短暂闪现而已。树叶落了魂尚在,以一身的傲骨与冬日抗争,等待春暖花开。人去了,魂魄分离。魂只有在汨罗江幽幽一声“魂兮归来”中或许找到一个安放之处;魄则毫无疑问是腐朽。

    银杏却是个传奇。

    银杏那一树白果纷纷掉落时,蜀黔滇等中国西南地域的“白果炖鸡”大宴也热热闹闹登场。白果,大家都习惯认为是果实,其实是银杏的种子,落入大地是为了拥有更多的子孙后代。白果在剥去外种皮时会散发极其的恶臭。记忆中,通过工业再加工后食用的方法不多,最能够被接受的还是白果炖鸡。但主角——必定要选用在逍遥自在的慢生活环境中长大的母鸡。圈养的速成鸡是无法达到你对白果炖鸡的口感预期。敲开外壳,露出带浅咖啡色内种皮膜质的果仁儿,用温水浸泡之后,揭去膜质,露出带些青白色或者黄白色的种果。以青白色为佳,因为更新鲜,略有苦味的芯需得剔出,否则会影响口感。炖汤要用砂锅,以保持汤的品质和原味。再加入一些墨鱼,把浩瀚海洋的滋味和植物的清香融入鸡汤中文火熬制,炖出一锅浓郁鲜香。揭开盖子时,那复合的香气扑面而来,伴着热气升腾,溢满厨房,极具诱惑力。撇开漂浮的黄橙橙的鸡油,把勺子深入锅底,将清亮醇厚的汤、白果、墨鱼和鸡块舀进碗中。汤中的乾坤在它们的组合中相互成就升华。

    雨雪让冷侵入骨子里。坐在小几边,端起暖暖的鸡汤,瞬间,让你情不自禁地深呼吸起来。“好香啊!”墨鱼Q弹Q弹的,海味儿十足;鸡肉紧致,韧劲细嫩;一颗颗温润如玉的银杏仁被放入口中,细嚼慢咽,软糯、清爽、淡雅被渐次品出。是呀,这是2亿多年前的古老滋味儿,还是进化后的美味呢?它微微的清甜除去了口中的油腻和异味。最后喝下浓香的鸡汤,身子和肠胃犹如一股热流穿过,一下子温暖如春。期许和憧憬的满足,让幸福感油然而生,愿岁月舒适的日子天长地久。

    “江畔何人初见月?江月何年初照人?”银杏,从约2.7亿年前走到今天,大部分是无法丈量的时空。是何人第一个与之邂逅;又是哪一棵银杏第一次与古人对视?如此富有哲理的“天问”,将永远是个迷。

    在线性的时间长河里,人类可能被瞬间摧毁。但形而下的银杏,2.7亿多年来任凭风雕雨蚀始终保持绝世站姿的它,相信依然会如神祗一般存在。它不是他乡可遇的萧郎,你永远看不到它败走华容道落魄的模样。

    银杏——穿越时空的永恒。(下)

  

永 恒 的 银 杏

字数: 1938 2020年 11月 14日 文化长廊

    银杏是美的化身和使者,它兼具了形象美、气质美、艺术美。它的美学价值提升了人们对它的向往和欣赏。在清明澄澈的秋,叶在阳光下胭红灿黄,落叶翩迁,一地黄毯,更胜春光,为城市深深浅浅刻上难以忘怀的印痕。身居闹市的它们,少了些庙宇古刹中的凝重,生命展现出更多的是年轻、天真、简单和活泼。但毋庸置疑,“公孙”尊贵的血统底气,始终让银杏在物候里鹤立鸡群,在城市中的观赏价值更为突出,更有特色,为城市带来空间序列和视觉序列。夏日,树冠投影面积可以高达几百平方米的它们,满足了人们对庇荫的渴望;秋深,在瑟瑟寒风中为城市带来一抹金黄,像披金挂甲大将军,为横平竖直的呆板增加一段夺目的色彩和人文魅力。打卡式的观瞻成就了许多金色的网红地段,人们去欢呼陶醉,流连忘返,拍得一张刻意的照片,在虚拟的社交媒体赛道上各展风姿。想那老祖宗一定是笑眯眯享受着当代人类自作多情的喜爱,稍事打量一番后继续打盹儿,让人类自我感动去吧。

    家中若有雄姿浓缩、高雅韵致的银杏盆景,该多么有别样的情趣。母亲没有园艺师的技能,只能粗糙地将它盘在细铁丝上,生命的灵秀感依然十足,家人心生欢喜。这棵小银杏,是她随手捡起的白果随意放在花盆里,用土浅浅埋上,谁也没有当真在意。一天母亲突然欢快地叫我“快来看、快来看”,我不知发生什么,赶紧跑向母亲。只见花盆里一个嫩绿的小生命破土而出,豆芽瓣大小的两片叶子上,若有若无的两叉分枝的小缺口已经清晰坚定地告诉观者:我是银杏属的银杏。小生命以她的倔强来到这个世界,要睁眼看看人间。母亲每早第一件事就是到阳台看望她从地上捡回家孕育出来的“孩子”,常常驻足于旁,用手轻轻托着叶子怜爱地左看右看端详半天,极像老祖母与一个小婴儿在对话。

    一夜的风与寒,凋零了小树上枝丫的生命。是的,任凭各种欢腾的聚,终究还是散,该落幕的一定会落幕。母亲在小银杏树边看着掉光叶子的枝丫久久呆立,若有所思。物随心转,境由心造。草木一秋,人生一世。草木秋后的新岁更加生机盎然。而人生每一个秋,都是进入单循环迈向归途。此时此刻,母亲以枯荷之躯,耄耋之年,她对桑榆暮景有更进一步的思考或者感慨,她一定想到了花落凋敝和生命轮回。

    在有来必有去的人生法则面前,任何人的紧张、无措和焦虑都是徒劳的,“木不怨落于秋天”,该来的只是时间长短而已,只当是寻常就好。人类可以主动选择繁衍生命的时机,却无法阻挡生命终止的来临,能做的是:改变能够改变的;承受无法改变的。虽然“人生代代无穷已”,但“朝如青丝暮成雪”,在生命的接力赛中,都只有几十年短暂闪现而已。树叶落了魂尚在,以一身的傲骨与冬日抗争,等待春暖花开。人去了,魂魄分离。魂只有在汨罗江幽幽一声“魂兮归来”中或许找到一个安放之处;魄则毫无疑问是腐朽。

    银杏却是个传奇。

    银杏那一树白果纷纷掉落时,蜀黔滇等中国西南地域的“白果炖鸡”大宴也热热闹闹登场。白果,大家都习惯认为是果实,其实是银杏的种子,落入大地是为了拥有更多的子孙后代。白果在剥去外种皮时会散发极其的恶臭。记忆中,通过工业再加工后食用的方法不多,最能够被接受的还是白果炖鸡。但主角——必定要选用在逍遥自在的慢生活环境中长大的母鸡。圈养的速成鸡是无法达到你对白果炖鸡的口感预期。敲开外壳,露出带浅咖啡色内种皮膜质的果仁儿,用温水浸泡之后,揭去膜质,露出带些青白色或者黄白色的种果。以青白色为佳,因为更新鲜,略有苦味的芯需得剔出,否则会影响口感。炖汤要用砂锅,以保持汤的品质和原味。再加入一些墨鱼,把浩瀚海洋的滋味和植物的清香融入鸡汤中文火熬制,炖出一锅浓郁鲜香。揭开盖子时,那复合的香气扑面而来,伴着热气升腾,溢满厨房,极具诱惑力。撇开漂浮的黄橙橙的鸡油,把勺子深入锅底,将清亮醇厚的汤、白果、墨鱼和鸡块舀进碗中。汤中的乾坤在它们的组合中相互成就升华。

    雨雪让冷侵入骨子里。坐在小几边,端起暖暖的鸡汤,瞬间,让你情不自禁地深呼吸起来。“好香啊!”墨鱼Q弹Q弹的,海味儿十足;鸡肉紧致,韧劲细嫩;一颗颗温润如玉的银杏仁被放入口中,细嚼慢咽,软糯、清爽、淡雅被渐次品出。是呀,这是2亿多年前的古老滋味儿,还是进化后的美味呢?它微微的清甜除去了口中的油腻和异味。最后喝下浓香的鸡汤,身子和肠胃犹如一股热流穿过,一下子温暖如春。期许和憧憬的满足,让幸福感油然而生,愿岁月舒适的日子天长地久。

    “江畔何人初见月?江月何年初照人?”银杏,从约2.7亿年前走到今天,大部分是无法丈量的时空。是何人第一个与之邂逅;又是哪一棵银杏第一次与古人对视?如此富有哲理的“天问”,将永远是个迷。

    在线性的时间长河里,人类可能被瞬间摧毁。但形而下的银杏,2.7亿多年来任凭风雕雨蚀始终保持绝世站姿的它,相信依然会如神祗一般存在。它不是他乡可遇的萧郎,你永远看不到它败走华容道落魄的模样。

    银杏——穿越时空的永恒。(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