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时间丈量距离

来源:铁道建设报     2020年 9月 12日         版次:04     作者: □夏开宇

    我的老家是川东南的一个小县城,位于成渝沿线,沱江河畔。

    小时候,我总会肩负重任,在寒暑假陪同年迈的外公外婆前往成都的姨妈家,等假期快要结束,再跟随后继来蓉的妈妈一起回来。

    那时,老成渝铁路上的慢火车是我们唯一的选择。虽然住在县城,我们仍需要走很远的路到河边乘坐轮渡,才能抵达河对岸的火车站。那个年代,火车时刻表总在调整,火车也总在晚点,我的记忆里全是伴随着月色星空的赶路,以及在火车站里的等待。过路小站是买不到“座签”的,我总是需要背着重重的背篓,搀扶着外婆,高声呼喊着身后的外公,在人群中挤出一条路,努力寻到空座位安顿下他们,才能得以歇息。拥挤的车厢和漫长的车程共同编制着煎熬,尤其是列车到站停靠的时候,兜售食品的摊贩还要拼命挤入列车,空气中没有一丝风,各种味道夹杂,只盼着时钟走得快一点,火车快点开动起来。尽管去省城的憧憬、归家的欢喜是我往返于家与成都的强大动力,但是那几乎需要耗去一整天的艰难行程,也让我心生畏惧。

    有一次,因为误了火车却又急着回家,我也曾尝试过乘坐翻越龙泉山脉的慢汽车,耗去比火车更长时间不算,沿途因为晕车吐得昏天黑地生不如死的我反复感慨:感恩啊!还好我的家乡通火车。

    初三开学,成渝高速公路通车了。寒假时,妈妈动员我乘坐汽车,我把头摇得好似拨浪鼓,晕车的痛苦经历让我宁愿用上6、7个小时在火车上慢慢摇。见我态度十分坚决,妈妈就妥协了。但假期结束,妈妈急着赶回去上班,加上买不到火车“座签”,想想人挤人挤死人的痛苦,妈妈坚定决心:必须去尝试一次高速公路。我记得那天早上,我们抵达了当时看来十分气派的五桂桥汽车站,心情却如同奔赴刑场一般,恐惧和焦虑并存。从坐进汽车的那一刻开始,我就始终紧闭着双眼,生怕多看一眼,就会让我头晕目眩,没想到,没过多久,我竟然睡着了!待我醒过来,汽车早已在高速公路上飞驰了!那山,那树,那路,呼啦啦地往身后跑,我安稳地坐在座位上,贪婪的看着窗外。车开得很平稳,我竟然没有晕车的感受,而到达家乡车站时一看表,竟然只用了两个半小时!天啦!这么舒服,这么快!再不去坐慢火车了!

    大学毕业后,我在成都工作并安了家。从此,成渝高速公路、老成渝铁路联系着的不仅是省城和家乡,更是我的小家庭,和我亲爱的妈妈。伴随私家车的加入,偶尔乘坐提速后的普通火车,行程时间在1个半小时、2个半小时、4个小时之间变化着。直到成渝高铁通车运营,彻底改变。“简直没想到,真的只要半个小时就到了!”第一次乘坐高铁到成都的妈妈一出站就兴奋得不行。有过搭乘高铁的经历,深知高铁的快捷舒适,只是没想到,自己最常往返的区间,也成为高铁线路网络的一段。从此以后,妈妈再也不乘坐长途汽车了,出行前交代我在“12306”提前买好票,算准时间出发,也再不需要在车站做任何无谓等待了。妈妈还常叮嘱我:你也别开车回来,高铁快,安全,还不累!我自然是欣欣然响应。工作期间好几次去同样位于成渝线上的简阳出差,搭乘的是始发成都、终点即是老家的列车,满车厢都是浓浓的乡音,那种兴奋而激动的心情真的是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家与成都,成都与家。空间的距离,从来没有发生过变化,而用时间做丈量,却翻天覆地。

    这一切,归功于三条线路的建设!

    老成渝铁路,新中国第一条铁路;成渝高速公路,全国最早通车的高速公路之一;成渝客专,在新时期以新形式再次将川渝连接在一起。

    骄傲!我所在的企业是这三条线路伟大的建设者,光荣的参建者,为祖国的基础设施建设做出了巨大贡献;自豪!工作后的我赶上了成渝客专建设,无数次奔赴施工一线,难忘的奋斗画面长存于我的脑海;幸福!三条线路,两端是成都和重庆这繁华的大都市,我的家乡都荣幸地成为了线段中的一个点,和若干个阔步向前的小小县城紧紧串联。

    作为这三条线路的建设单位成员和受益者,我愿意和我的企业一道,和我们伟大的祖国一道,用我们所有的智慧和力量,去为空间赢时间,让心与心的距离,不再遥远。

  

用时间丈量距离

字数: 1560 2020年 9月 12日 文化长廊

    我的老家是川东南的一个小县城,位于成渝沿线,沱江河畔。

    小时候,我总会肩负重任,在寒暑假陪同年迈的外公外婆前往成都的姨妈家,等假期快要结束,再跟随后继来蓉的妈妈一起回来。

    那时,老成渝铁路上的慢火车是我们唯一的选择。虽然住在县城,我们仍需要走很远的路到河边乘坐轮渡,才能抵达河对岸的火车站。那个年代,火车时刻表总在调整,火车也总在晚点,我的记忆里全是伴随着月色星空的赶路,以及在火车站里的等待。过路小站是买不到“座签”的,我总是需要背着重重的背篓,搀扶着外婆,高声呼喊着身后的外公,在人群中挤出一条路,努力寻到空座位安顿下他们,才能得以歇息。拥挤的车厢和漫长的车程共同编制着煎熬,尤其是列车到站停靠的时候,兜售食品的摊贩还要拼命挤入列车,空气中没有一丝风,各种味道夹杂,只盼着时钟走得快一点,火车快点开动起来。尽管去省城的憧憬、归家的欢喜是我往返于家与成都的强大动力,但是那几乎需要耗去一整天的艰难行程,也让我心生畏惧。

    有一次,因为误了火车却又急着回家,我也曾尝试过乘坐翻越龙泉山脉的慢汽车,耗去比火车更长时间不算,沿途因为晕车吐得昏天黑地生不如死的我反复感慨:感恩啊!还好我的家乡通火车。

    初三开学,成渝高速公路通车了。寒假时,妈妈动员我乘坐汽车,我把头摇得好似拨浪鼓,晕车的痛苦经历让我宁愿用上6、7个小时在火车上慢慢摇。见我态度十分坚决,妈妈就妥协了。但假期结束,妈妈急着赶回去上班,加上买不到火车“座签”,想想人挤人挤死人的痛苦,妈妈坚定决心:必须去尝试一次高速公路。我记得那天早上,我们抵达了当时看来十分气派的五桂桥汽车站,心情却如同奔赴刑场一般,恐惧和焦虑并存。从坐进汽车的那一刻开始,我就始终紧闭着双眼,生怕多看一眼,就会让我头晕目眩,没想到,没过多久,我竟然睡着了!待我醒过来,汽车早已在高速公路上飞驰了!那山,那树,那路,呼啦啦地往身后跑,我安稳地坐在座位上,贪婪的看着窗外。车开得很平稳,我竟然没有晕车的感受,而到达家乡车站时一看表,竟然只用了两个半小时!天啦!这么舒服,这么快!再不去坐慢火车了!

    大学毕业后,我在成都工作并安了家。从此,成渝高速公路、老成渝铁路联系着的不仅是省城和家乡,更是我的小家庭,和我亲爱的妈妈。伴随私家车的加入,偶尔乘坐提速后的普通火车,行程时间在1个半小时、2个半小时、4个小时之间变化着。直到成渝高铁通车运营,彻底改变。“简直没想到,真的只要半个小时就到了!”第一次乘坐高铁到成都的妈妈一出站就兴奋得不行。有过搭乘高铁的经历,深知高铁的快捷舒适,只是没想到,自己最常往返的区间,也成为高铁线路网络的一段。从此以后,妈妈再也不乘坐长途汽车了,出行前交代我在“12306”提前买好票,算准时间出发,也再不需要在车站做任何无谓等待了。妈妈还常叮嘱我:你也别开车回来,高铁快,安全,还不累!我自然是欣欣然响应。工作期间好几次去同样位于成渝线上的简阳出差,搭乘的是始发成都、终点即是老家的列车,满车厢都是浓浓的乡音,那种兴奋而激动的心情真的是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家与成都,成都与家。空间的距离,从来没有发生过变化,而用时间做丈量,却翻天覆地。

    这一切,归功于三条线路的建设!

    老成渝铁路,新中国第一条铁路;成渝高速公路,全国最早通车的高速公路之一;成渝客专,在新时期以新形式再次将川渝连接在一起。

    骄傲!我所在的企业是这三条线路伟大的建设者,光荣的参建者,为祖国的基础设施建设做出了巨大贡献;自豪!工作后的我赶上了成渝客专建设,无数次奔赴施工一线,难忘的奋斗画面长存于我的脑海;幸福!三条线路,两端是成都和重庆这繁华的大都市,我的家乡都荣幸地成为了线段中的一个点,和若干个阔步向前的小小县城紧紧串联。

    作为这三条线路的建设单位成员和受益者,我愿意和我的企业一道,和我们伟大的祖国一道,用我们所有的智慧和力量,去为空间赢时间,让心与心的距离,不再遥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