筑路人的陪伴

来源:铁道建设报     2020年 9月 12日         版次:04     作者: □刘万胜

    “爸爸,你什么时候回家呀?”“嗯……估计得春节时哦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,什么是春节?”电话那头,传来儿子的声音,让人几度哽咽。

    回想起上次回家已是大半年前的事儿,还是趁出差时请了几天假回家探望。这些年,我对回家“记忆犹新”,第一次是孩子出生,第二次是孩子牙牙学语,第三次是孩子学会走路,第四次……

    记忆中,陪伴儿子最长的一次就是他刚出生的那时候,7天,共48小时。

    孩子出生后的第三天,当全家人还沉浸在喜悦中时,医生查房时突然说,“孩子黄疸值超高,这是我行医20年来第一次遇到黄疸值这么高的。这样的情况已超出了我们医院的能力范围,建议你马上转往市级医院。”医生的话,迅速打破了家人的喜悦和病房的宁静,我瞬间感觉晴天霹雳,没有来得及去问什么是黄疸、它的正常值是多少,会产生什么后果,慌乱无序中办理了转院手续。15时出发赶往遵义医学院……排队、挂号、听诊,正式入院已是21时。护士说,孩子交给我们吧!衣服、毯子带走,明天9时来听结果。又是一句话,把我从一个困境带到了另一个困境。我在医院大厅冰冷的长凳上坐了许久许久。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,我孩子送来的时候也这样,到现在我一个星期没有看到孩子了。这里有专人看护的。”旁边的一位大哥说。

    “慈母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,临行密密缝,意恐迟迟归。”哪有父母不担心孩子的,更何况儿子来到这个世界才3天,除了“哇哇”的哭声,连名字都没有,甚至微笑更没有过。一阵凉风掠过我的身体,顿时我才清醒过来,但只能够这样焦急地等待和祈祷上苍!没多久,得知孩子用了药已经睡了,观察一晚上明天出结果。那一刻,那颗紧绷的心才慢慢松懈下来。我感觉到饿,才想起母亲和我一天都没有吃东西,时间已进入子时。

    翌日,母亲和我早早就来到医院前台等候,焦虑、忐忑、恐慌、不知所措……11时过,终于喊到我们的名字——

    “拿着单子到底楼大厅办理结算。可以出院了,就是一般的黄疸。”护士说。现在也无法用语言形容那一刻的心情。记得当时,我只想跪在地上感谢苍天和祖上积德。

    后来才知道,新生儿出现皮肤乃至眼睛发黄即是新生儿黄疸,产生原因主要是胆红素的生成过多或是胆红素的排泄减少,主要分为病理性黄疸和生理性黄疸,而我们恰巧属于后者,黄疸值2至3天开始上升,约7至10天开始下降。

    时间偷偷地溜走了,孩子已悄然长大,而我由于工作性质,对孩子的陪伴越来越少;父母逐渐老去,记忆还停留在母亲健步如飞的时候,她却早已步履蹒跚。渐渐的,陪伴孩子、享受孩子童年成长的乐趣,已然悄悄地变成了一种奢侈和无价。每次回家看到孩子的成长,看着父母日益苍老的脸和佝偻的背,日益霜白的鬓发和蹒跚的脚步,心里无比酸楚,作为儿子没能尽孝,作为丈夫没能相依,作为父亲没能相陪。人到中年,上有老、下有小,太多的无奈,唯有藏在心里慢慢“消化”。

    记得5年前,一次天河潭之游,孩子却记忆犹新,还梦想着带上弟弟再游一次,简单的陪伴,只有照片里留住了美好的瞬间,在孩子们的欢笑声中,在母亲布满皱纹的眼里飞快地流逝,最终依依不舍地又一次告别。

    还好,网络跨越了空间的距离,把家人与我时刻连在了一起,然而这种虚拟的空间相伴不仅仅是距离的疏远,更是难以消去的思念和难以割舍的陪伴。这种不能相守却又那么亲密、美好、动人心扉的“陪伴”又意味着什么呢?是“临行密密缝,意恐迟迟归”的牵挂,是“共饮长江水,日日思君不见君”的思念,还是“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”的无限期盼?

    多年来,妻子独自操劳家务活,孩子慢慢成长,父母望眼欲穿,内心有亏欠,有眷恋,有遗憾,有酸楚,但惟独没有抱怨。因为,这是筑路人的人生——自从穿上工装,就选择了志在四方、筑路天涯。

    多年来,家人的支持和理解,是我工作顺心、安心的保障和力量,是我心灵归宿的港湾。习惯了,夜深人静时,要么徘徊在项目院墙边仰望明月,要么伏案于白炽灯下撰写会议记录和整理当天的工作,唯有拜托“明月”捎去心底对家人的歉意和祝福。

    筑路人的陪伴,心在一块儿,异地天涯亦是深情的告白和陪伴。

  

筑路人的陪伴

字数: 1584 2020年 9月 12日 文化长廊

    “爸爸,你什么时候回家呀?”“嗯……估计得春节时哦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,什么是春节?”电话那头,传来儿子的声音,让人几度哽咽。

    回想起上次回家已是大半年前的事儿,还是趁出差时请了几天假回家探望。这些年,我对回家“记忆犹新”,第一次是孩子出生,第二次是孩子牙牙学语,第三次是孩子学会走路,第四次……

    记忆中,陪伴儿子最长的一次就是他刚出生的那时候,7天,共48小时。

    孩子出生后的第三天,当全家人还沉浸在喜悦中时,医生查房时突然说,“孩子黄疸值超高,这是我行医20年来第一次遇到黄疸值这么高的。这样的情况已超出了我们医院的能力范围,建议你马上转往市级医院。”医生的话,迅速打破了家人的喜悦和病房的宁静,我瞬间感觉晴天霹雳,没有来得及去问什么是黄疸、它的正常值是多少,会产生什么后果,慌乱无序中办理了转院手续。15时出发赶往遵义医学院……排队、挂号、听诊,正式入院已是21时。护士说,孩子交给我们吧!衣服、毯子带走,明天9时来听结果。又是一句话,把我从一个困境带到了另一个困境。我在医院大厅冰冷的长凳上坐了许久许久。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,我孩子送来的时候也这样,到现在我一个星期没有看到孩子了。这里有专人看护的。”旁边的一位大哥说。

    “慈母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,临行密密缝,意恐迟迟归。”哪有父母不担心孩子的,更何况儿子来到这个世界才3天,除了“哇哇”的哭声,连名字都没有,甚至微笑更没有过。一阵凉风掠过我的身体,顿时我才清醒过来,但只能够这样焦急地等待和祈祷上苍!没多久,得知孩子用了药已经睡了,观察一晚上明天出结果。那一刻,那颗紧绷的心才慢慢松懈下来。我感觉到饿,才想起母亲和我一天都没有吃东西,时间已进入子时。

    翌日,母亲和我早早就来到医院前台等候,焦虑、忐忑、恐慌、不知所措……11时过,终于喊到我们的名字——

    “拿着单子到底楼大厅办理结算。可以出院了,就是一般的黄疸。”护士说。现在也无法用语言形容那一刻的心情。记得当时,我只想跪在地上感谢苍天和祖上积德。

    后来才知道,新生儿出现皮肤乃至眼睛发黄即是新生儿黄疸,产生原因主要是胆红素的生成过多或是胆红素的排泄减少,主要分为病理性黄疸和生理性黄疸,而我们恰巧属于后者,黄疸值2至3天开始上升,约7至10天开始下降。

    时间偷偷地溜走了,孩子已悄然长大,而我由于工作性质,对孩子的陪伴越来越少;父母逐渐老去,记忆还停留在母亲健步如飞的时候,她却早已步履蹒跚。渐渐的,陪伴孩子、享受孩子童年成长的乐趣,已然悄悄地变成了一种奢侈和无价。每次回家看到孩子的成长,看着父母日益苍老的脸和佝偻的背,日益霜白的鬓发和蹒跚的脚步,心里无比酸楚,作为儿子没能尽孝,作为丈夫没能相依,作为父亲没能相陪。人到中年,上有老、下有小,太多的无奈,唯有藏在心里慢慢“消化”。

    记得5年前,一次天河潭之游,孩子却记忆犹新,还梦想着带上弟弟再游一次,简单的陪伴,只有照片里留住了美好的瞬间,在孩子们的欢笑声中,在母亲布满皱纹的眼里飞快地流逝,最终依依不舍地又一次告别。

    还好,网络跨越了空间的距离,把家人与我时刻连在了一起,然而这种虚拟的空间相伴不仅仅是距离的疏远,更是难以消去的思念和难以割舍的陪伴。这种不能相守却又那么亲密、美好、动人心扉的“陪伴”又意味着什么呢?是“临行密密缝,意恐迟迟归”的牵挂,是“共饮长江水,日日思君不见君”的思念,还是“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”的无限期盼?

    多年来,妻子独自操劳家务活,孩子慢慢成长,父母望眼欲穿,内心有亏欠,有眷恋,有遗憾,有酸楚,但惟独没有抱怨。因为,这是筑路人的人生——自从穿上工装,就选择了志在四方、筑路天涯。

    多年来,家人的支持和理解,是我工作顺心、安心的保障和力量,是我心灵归宿的港湾。习惯了,夜深人静时,要么徘徊在项目院墙边仰望明月,要么伏案于白炽灯下撰写会议记录和整理当天的工作,唯有拜托“明月”捎去心底对家人的歉意和祝福。

    筑路人的陪伴,心在一块儿,异地天涯亦是深情的告白和陪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