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公司兴泉铁路项目部司机高林——

逆风而行的“开路司机”

来源:铁道建设报     2020年 3月 21日         版次:03     作者: 本报通讯员 高云 邓力文

    “老高,经项目部研究决定,2月3日领导班子先返岗,随后各部门人员也会陆续到岗,在这之前需要你提前到位,做好返岗人员的接送工作。”1月30日,老高接到了项目部领导的电话通知。

    “我原计划就是2月1日回项目部,票都买好了。不过现在新冠肺炎疫情严重,如果没有交通管制我就按时返回。”老高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好,路上做好防疫措施,保护好自己!”

    他叫高林,是二公司兴泉铁路XQXN-2标项目部的一名司机,也是一名老党员。投身国家铁路建设已有30多年的他,是一位不折不扣传承着“开路先锋”精神的老员工,工作兢兢业业,典型的刀子嘴,豆腐心。

    2月1日,戴好口罩,量过体温,确认正常后,捋了捋那顶戴了不知道多久的鸭舌帽,高林便匆忙上路。他穿过空荡荡的街道,坐上几乎是享受包厢服务的动车,从四川成都驶往江西兴国,逆风而行。

    之后的几天,项目部返岗职工陆续被高林从车站接回项目部。有职工打趣说他胆子大,2月1日就敢往外冲。“我是党员,组织要我什么时候回,我就什么时候回。”他一如既往用那种不苟言笑的表情回应,冷冰冰的语气下是一颗跳动着的热腾腾的心。2008年汶川大地震时,代表中铁二局冲往抗震救灾一线的建设者队伍中也有他的身影,十多年过去了,他还是在同样的岗位为国家、企业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。

    项目部陆陆续续到岗了二三十号人,但项目主厨却因为交通管制一时间回不了项目部,食堂就剩一个帮厨里外忙活。人来了就要吃饭,帮厨也叫苦不迭。为了保证项目部日常生活正常运转,书记把高林叫来:“老高,现在食堂忙不过来,这段时间你先帮着炒炒菜,大家将就一下共渡难关。”高林撇了撇嘴,转身就往厨房走,边走边说:“反正我做得不好吃,浪费了材料到时候可不要怪我哈!”主厨不在的那段时间,每每快到饭点,厨房里总有老高娴熟挥动着铲子的身影,做的饭菜也不像他说的那样难吃,反而很合大家胃口。

    2月下旬,项目部又迎来一批农民工返岗队伍,返岗信息实名制登记、驻地消毒、体温检测、防疫安全培训交底等等一系列常规操作在各部门间一气呵成。项目开始热闹了,工点也开始有人在忙活了。3月5日,兴泉项目所有工点通过业主检查批准,项目全面复工。

    那辆旧旧的依维柯里,老高拧了拧车钥匙,伴随着轰鸣的引擎声,又缓缓向施工一线驶去。

  

二公司兴泉铁路项目部司机高林——

逆风而行的“开路司机”

字数: 895 2020年 3月 21日 时政

    “老高,经项目部研究决定,2月3日领导班子先返岗,随后各部门人员也会陆续到岗,在这之前需要你提前到位,做好返岗人员的接送工作。”1月30日,老高接到了项目部领导的电话通知。

    “我原计划就是2月1日回项目部,票都买好了。不过现在新冠肺炎疫情严重,如果没有交通管制我就按时返回。”老高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好,路上做好防疫措施,保护好自己!”

    他叫高林,是二公司兴泉铁路XQXN-2标项目部的一名司机,也是一名老党员。投身国家铁路建设已有30多年的他,是一位不折不扣传承着“开路先锋”精神的老员工,工作兢兢业业,典型的刀子嘴,豆腐心。

    2月1日,戴好口罩,量过体温,确认正常后,捋了捋那顶戴了不知道多久的鸭舌帽,高林便匆忙上路。他穿过空荡荡的街道,坐上几乎是享受包厢服务的动车,从四川成都驶往江西兴国,逆风而行。

    之后的几天,项目部返岗职工陆续被高林从车站接回项目部。有职工打趣说他胆子大,2月1日就敢往外冲。“我是党员,组织要我什么时候回,我就什么时候回。”他一如既往用那种不苟言笑的表情回应,冷冰冰的语气下是一颗跳动着的热腾腾的心。2008年汶川大地震时,代表中铁二局冲往抗震救灾一线的建设者队伍中也有他的身影,十多年过去了,他还是在同样的岗位为国家、企业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。

    项目部陆陆续续到岗了二三十号人,但项目主厨却因为交通管制一时间回不了项目部,食堂就剩一个帮厨里外忙活。人来了就要吃饭,帮厨也叫苦不迭。为了保证项目部日常生活正常运转,书记把高林叫来:“老高,现在食堂忙不过来,这段时间你先帮着炒炒菜,大家将就一下共渡难关。”高林撇了撇嘴,转身就往厨房走,边走边说:“反正我做得不好吃,浪费了材料到时候可不要怪我哈!”主厨不在的那段时间,每每快到饭点,厨房里总有老高娴熟挥动着铲子的身影,做的饭菜也不像他说的那样难吃,反而很合大家胃口。

    2月下旬,项目部又迎来一批农民工返岗队伍,返岗信息实名制登记、驻地消毒、体温检测、防疫安全培训交底等等一系列常规操作在各部门间一气呵成。项目开始热闹了,工点也开始有人在忙活了。3月5日,兴泉项目所有工点通过业主检查批准,项目全面复工。

    那辆旧旧的依维柯里,老高拧了拧车钥匙,伴随着轰鸣的引擎声,又缓缓向施工一线驶去。